居长安北

惊鸿一瞥,百世沦陷。

昆仑雪

昆仑山常年冰雪覆盖,山底的人们熙熙攘攘,昆仑山上却永远寂寥,无人问津。

沈巍很久没有来过这儿了,上次来这儿,还是近百年前。每次送他去轮回后,沈巍都会来这地方走一走,这里的每一缕风,每一片雪花,都仿佛带着那人的气息。沈巍靠在昆仑神木边上,褪下了自己的面具,紧握着那团流光四溢的火种,期盼从这一团火光,汲取哪怕一点微不可见的希望。他遥遥地把目光投向皑皑白雪处,目之所及,都仿佛是那人初见时青衫飘摇。当年,还是小鬼王的沈巍亲眼见证女娲在蓬莱云海中分崩离析,神农魂魄从神山没入地下,塑成轮回,眼睁睁看着昆仑取出心血,化为灯芯,身体化作灯托,他站在原地,却无能为力。从此,他守护着大封,守着那个约定,转眼,千年已过。

昆仑山的雪下得很急,似是当年他的离去,让人猝不及防。

想着想着,沈巍突然笑了,前世,他卑鄙的谎称孤儿院院长,和那人说过两句话。前前世,他远远看过他几次,他过得很好,他有爱他的父母,娶了一个贤惠的妻子,子孙满堂,他去接那人时,那人还带着笑和他打招呼。再往前追溯,他装作路人,刻意和那人擦肩而过,帮他捡起了掉落的书卷,那人曾笑着和他道谢。他笑得多好看啊,一如当年邓林之阴。那人是皎皎云中月,灼灼海上花,身上常年带着明媚的光芒,死也是为了天下苍生。而他却出身于污秽,只是被一缕光明吸引的孤魂野鬼,只是一抹不自量力的戾气。此生与那人能有那短短有个相遇,便足矣。

昆仑的雪会终年留存,他的喜欢也是。

沈巍想:“也挺好,神农那老东西也算做了件好事。”那人可以永远活着了,就算某天自己殉了大封,也能好好活着。沈巍看着昆仑的雪下了一天一夜,戴上面具,他又只是那个众人惧怕的斩魂使。黑色的身影消失在这皑皑白雪覆盖的山巅。昆仑山一如既往安静而寂寥,或许是在无声祭奠什么吧。


 

久违的更新【换了手机,好多照片找不到了,大家见谅】

哄自己睡觉系列,人物ooc见谅

今天是送上门的傻东东,闲的发慌的机长,以及各有小心思的一众龙。

补充了红包手气【赵云澜和韩沉宝贝获得最多的钱钱,机长和我们光光同学得钱最少】这难道是警察的好处?

哄自己睡觉系列

最近考试,更新会非常非常慢~

今日份井然:眨着无辜的大眼睛,向东东发射共同进餐邀请。东东极力抵抗,东东阵亡。

今日份樊伟:羡慕,嫉妒,非常羡慕,非常嫉妒。

彩蛋:巍巍的群聊天背景,一张自带滤镜效果的巍巍眼中的可爱澜澜。

ps:井然东东聊天的背景图主要是因为东东的图都太模糊了,我就直接用戴眼镜白菜的了,大家自动代入一下。

又是半夜的哄自己睡觉系列

今天是愉快的罗浮生,羡慕的何开心,还有很气的樊伟。

今天又是刀削面的一天呢。

今天又是龙城纯一的一天呢。

今天又是朱白看热闹的一天呢。

心沉,井东马上了,还有什么特别想看的cp么?

哄自己睡觉秃头系列

龙🐉:虽然,但是真的很争气【懵逼中带着自豪】

白🌹:虽然,但是真的很奇怪【懵逼中警铃响了几下】

cp:巍澜,井东,生贤,心沉,樊牧,微量风远。

哄自己睡觉系列

啧,我发现我真是个深夜选手,在头秃的边缘试探。

今天也是何·非常开心的开心。

今天也是韩·双标但死不承认·沉。

微微微量生贤😂

哄自己睡觉系列自己的本本已经写了好多了,没时间往手机上搬【捂脸】,等我有空的,嘤嘤嘤。

自娱自乐小剧场,哄自己开心!

白:龙哥,这……什么情况。

龙:【我笑一笑你们就会放过我gif.】

【🐯🐱微信体】居和菜的故事

沙雕,自娱自乐,逗自己开心系列。

日常互怼三人组

【心沉】迟到的一见钟情

韩沉视角


偶然发现的阅读题带来的灵感,文笔巨烂,人物ooc警告,新人写文,多谢支持!


也许还有双人视角后续?


【1】

近些天,韩沉总是因为一件事情感到苦恼,为什么呢?大概是几天前韩沉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把他手里拿的蛋糕撞掉了。


当时情况紧急,韩沉实在来不及想太多,只好匆匆忙忙间扔下一句抱歉。等韩沉将事情处理好,回过头想要找到那人或赔偿或道歉。却看那人已经离开,只留下地上残余的一点被烈日晒化的黑森林蛋糕。

【2】

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韩沉都对这件事念念不忘,他本并不是会对这种事耿耿于怀很久的人,毕竟在执法的过程中这类事虽不多见,却也并不是没有遇到过,一般情况下队里都会给予赔偿或是什么。


但这次也许是因为匆忙而过时看到那人的衣服过于亮眼让他记忆深刻,又或许是对地下余下的一点黑森林蛋糕联想到浪费了一大块蛋糕的愧疚。总之这一次韩沉就是有一种说不清也道不明的在意。


韩沉其实不太记得那人长什么样子了,只记得匆匆回望时,看到那人穿着明亮的天蓝色西装却也并不显得扎眼。韩沉有种直觉,他们一定会再次见面的。



【3】

他们果然再次相遇了,韩沉不确定那人是否还记得自己,是在某次去黑盾组的路上。那人穿着一身明亮的橙色西装。


韩沉这次看清了他的脸,觉得那人眼睛过于的明亮 ,睫毛长的让人惊艳。即使那人每次都带着韩沉理解不了的明丽,但韩沉却觉得异常的顺眼。韩沉在同事白锦曦那里了解到,那人这次是来参加一次心理座谈会,地点就在黑盾组隔壁。



【4】

那人叫何开心,名字很可爱,算是个富二代。在心理学方面也有着很深的造诣,算得上小有名气。


韩沉总觉得自己有些过于的关注何开心了。但因为之后也再没什么机会见到何开心,便也就没有太在意这突如其来的心思。



【5】

直到那天,那天日光蒸发了水汽,微风吹落了白云,天空澄澈,像是碧波荡漾的海。韩沉照常迎着清晨的露水来到黑盾组,刚刚结束了一个案子,在美好的清晨,大家显得慵懒自在。


何开心就在这时带着一身的明媚来到了黑盾组。何开心是黑盾组新来的心理顾问,为人和善,会为他人着想,经常给大家买各种零食,韩沉觉得,何开心笑的时候还挺好看。


再后来,韩沉发现在何开心已经不知不觉的时候渗入了他的生活,习惯性看到每天桌子上多出一罐牛奶,一块蛋糕或者什么别的东西。习惯性下班后送何开心回家,习惯性的在早上遇见他。如果那天没有遇到,还会觉得少了些什么。



【6】

韩沉意识到了何开心对他总是很好,有次出任务不小心受了伤,韩沉看到何开心眼眶都红了,明明是自己受了伤,何开心眉头却皱的比他还紧。韩沉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真的过于关注何开心了。


他会关注何开心,会关注他早上吃饭了没有,明明自己都不记得吃。会关心他晚上回家安不安全,明明看出来何开心是装的害怕。韩沉觉得就像当初说不清道不明的念念不忘,何开心这个名字近来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的频率太高了。韩沉觉得自己可能喜欢上何开心了,他觉得何开心可能也有点喜欢自己。



【7】

天空晴朗,骄阳正好,有花在残缺的墙角,开的明媚,就这样渲染出一个没有跌宕的夏天。这个夏天,何开心和韩沉表白了,韩沉接受了。韩沉知道何开心的喜欢,只是没想到如此命运如此奇妙。就像是他们最后又买了一块和那年夏天一样黑森林蛋糕,只不过这次,他们一同分享。



【8】

从幼年到暮年,余生还有很长,还有无数的花开花落,月缺月圆,潮起潮落,希望那时我们能一同观赏。走过从此之后的三分之二的人生,回头看,这些都是最好的礼物。


命运就是如此奇妙,韩沉感谢那次意外,让他们相遇,让他没有错过那迟到的一见钟情。